马良行:当年被下课不怪任何人 让女生爱上足球

从一名专职的足球教练员,到主抓上海女足全面发展的责任人,著名女足主帅马良行说他现在最大的感受就是时间不够用。刚从南宁足球训练基地撤出,又一头扎进海埂体育训练基地,马良行说除了要抓好一线球队的竞赛成绩,也必须着眼长远,女足运动近些年在上海开展的情况有些堪忧,必须要加大推广力度,让女生在校园里爱上足球选修课!

马良行:对。现在女足的推广工作,我认为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如果按照从前的老思路,把联赛就安排在位于青浦的东方绿舟体育训练基地内,没有观众,没有关注,怎么可能吸引更多人喜欢女足这个项目?我们上海女足今年会将联赛放在上海大学的校园里,让球队的比赛受到更多的人关注,关注度直接决定着影响力,这也是在推广上海女足。

东方体育:上海女足把联赛主场设在大学校园里,一定会吸引很多学生球迷前去观看。

马良行:是啊。我现在的工作任务就是两块。首先,一线队伍要抓好,训练要搞好,比赛成绩也要搞好。把联赛主场设在大学校园里,起到一个龙头的宣传作用。另外就是做好女足运动在上海各区的推广和普及。上海今年会搞十项系列赛,包括男足女足在内。充分运用竞赛杠杆,来调动普及各项运动的积极性。有了普及,才可能进一步想到提高。像英足总就是搭好平台,有英超、英甲、英乙联赛,有了良好的舞台,才有那么多的足球俱乐部前赴后继地往那些联赛里钻。我们也是想着如何又好又快地把这个平台搭建好,比如我们拟定给一些有条件开展女足运动的学校提供足够的技术支持,另外要帮助他们做好足球教练员的培训工作。

马良行:我更认同“教体结合”。因为孩子主要的任务还是接受教育,如果为了体育而荒废他们学习,太不值得。我前一阵做了很多学校调研工作,很多学校的校长都非常支持我的观点。现在教育也在提出改革,要给孩子们减负、家庭作业不回家。在阳光体育这个环节里,可以推荐开展足球兴趣班。让足球走进校园,多鼓励女生选修足球课。

马良行:对。我认为孩子在成长的道路上,学校文化知识、接受教育是第一位的。上海现在有那么多的小孩弹钢琴,又不是要做钢琴家。踢足球也一样,是健康,是娱乐,还能强身健体。直到高中毕业,如果孩子们还是喜欢踢足球,那再选择走职业足球运动员的道路也不迟。

马良行:我反对将孩子们长期集中起来搞集训。听说这次我们国少队在亚少赛上,比赛成绩不好,每天晚上开会。日本少年队,白天参加比赛,晚上老师给他们补课——球队把学校的老师请到比赛地,给落下课程的孩子们补课。这些很能说明问题——我们完全可以把校园足球运动开展好,比赛安排在周末。踢球是兴趣,学习才是孩子最该做的事情。

东方体育:有关我们的青少年,我听说过这么一句话:学习的孩子不运动,运动的孩子不学习。

马良行:他在家,很好。他小时候,因为和爷爷奶奶在一起,又是独生子女,胆小得厉害。后来为什么让他踢球,一方面让他锻炼身体,另一方面就是让他变得勇敢一些,没想到后来他喜欢上踢球,根宝足球学校要我把儿子送过去,我没让马一鸣去。根宝为此还和我有些不开心,我只是想:他去根宝那里,就不能接受正常的教育。马一鸣自己想踢球,但找不到合适的学校让他边踢球边读书,后来有了机会让他去国外踢球,我想让他去开开眼界,就答应了。也没想着他会被一家荷兰甲级球会看上,要签他做梯队球员,后来因为签证问题没去成。

马良行:也谈不上可惜吧。不踢球又怎么样?他现在外面朋友一大堆,定期聚会聚餐,开销都是AA制。如果有什么事情要出国,他一个人就能全部搞定。他现在就在学习文化知识,他和自己的一帮朋友,都在各自热衷的方向拼命学习,寻找自己将来在社会上的定位。比较起来,他要比同龄人成熟稳重许多,就是文化知识掌握上,欠缺了些。

东方体育:由你当年的学生孙雯出任上海女足主教练,球迷大多还是寄予厚望的。

马良行:我认为,比起男教练,孙雯更有条件成为优秀的女足教练!世界足球小姐的踢球经历势必帮助她和队员之间有更好的沟通,女教练和女队员之间的交流,肯定更细心也更亲密;还有她又是一个非常善于学习和思考的人,通过五年的艰苦读书,硬碰硬地把复旦大学的本科文凭考出来了;最主要的一点还是她对足球运动的那份热爱始终存在,她读完C级教练员培训班课程了,接下来,我们会支持她读B级、A级。我认为,如果一名教练员不热爱女足运动还选择执教女足队伍,那就是瞎弄!

东方体育:你现在的职位除了上海女足总教练之外,还有一个行政管理的职务。是不是说明你已经离开教练员岗位,渐渐退居幕后了?

马良行:本质上,我现在还是一名教练员。全运会比赛,我可是上海女足主要责任人。出任上海足球管理中心副主任的职务主要还是为上海女足做好各方面的支持和服务。

东方体育:你来海埂,会不会让你的学生有一种依赖——比如孙雯应该会在业务上找你讨教一些东西。

马良行:不会,她现在是球队的主教练,球队赛前准备会、赛后上技术分析课,我都不会参加。队里的事情,一切听她的。她找我,讨教也谈不上,只能说是业务探讨。当然,我也会给她一些建议,但最终决定怎么执行还是她自己拿方案。我这次来主要是想问问她,我还能为球队做点什么事情;如何让球队更好地投入到训练和比赛中去,是我现在的工作任务。比如这次春训,孙雯提出想给球队比赛做技术剪辑,虽然她本人也会做这个活,我想她每天的工作已经非常繁重了,还是由上海足协给她安排一个专门的技术录像剪辑人员,那样她会有更多的时间放在球队的训练和比赛上。

东方体育:不少你的支持者在回顾你在两次离开中国女足主帅位置时,总感叹不公平,你有遗憾吗?

马良行:没有不公平。也没有遗憾。第二次离开前,那时在那么困难的情况下,拿了一个亚洲杯冠军,亚运会拿了一个第三,是细节出了一点问题。每个人都有做人做事的原则,因为我不愿依附谁,让我做主教练,就告诉我目标和任务就好,怎么干是我的事情。如果我发现有些事情和自己的原则不能共存,我会离开,我也不会责怪任何人。

东方体育:你说你会加快女足运动在上海的推广和普及——埋头耕耘,这可是一件非常吃力却不一定立刻有所斩获的事情。

马良行:埋头耕耘,也是一件非常有成就感的事!像美国,男子普及橄榄球,女子普及足球。我就想着如何把女足运动在上海普及好,做好一个系统的工程,深耕细作,女足运动有了普及才会有提高的可能,这从根本上还是会促进中国女足运动的发展。我还想做的就是把像孙雯这样的优秀球员推上教练员岗位,女性教练员在女足运动中,有着非同寻常的性别优势。我想,当我离任的时候,看着上海女足运动仍然在我工作时所建立的体系里健康运作,那我一定会非常有成就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